新闻发布厅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第5次新闻发布会发布稿

作者:环境资源审判庭     发布日期:2016-06-15 11:44:25    来源:省法院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布稿

                           201663日)

 

 

新闻界的朋友们:

大家好!

欢迎大家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贵州法院在中国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伟大进程中,不断深化司法改革,适应环境资源保护形势对审判工作提出的时代要求,在全国率先探索和走上了环境资源审判专门化道路,充分发挥人民法院在环境资源保护法律法规实施中的审判职能作用,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在第45个世界环境日到来之际,我院就贵州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通报该项司法审判工作的情况。

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有三项内容:一是通报新环境保护法2015年实施以来贵州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整体情况;二是集中公布新环境保护法2015年实施以来贵州法院审判的18起环境资源典型案例;三是首次发布贵州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白皮书,向社会集中展示生态文明建设中的贵州法院在该司法审判领域中的取得的积极成就及今后一段时间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和努力的方向。下面,我向各位介绍新环境保护法实施以来贵州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具体情况:

一、着力抓好审判执行第一要务,强化环境资源司法保护力度,确保环境资源保护法律贯彻实施,维护法律权威。

201511日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新环境保护法实施以来,贵州法院大力推进环境资源审判领域各项工作,积极贯彻实施该法相关规定。20151月至20163月,全省法院受理环境资源类刑事、民事、行政案件合计4980件,审结3942件。其中,2015年受理3901件,20161月至3月受理1079件。在受理的上述案件中,包含公益诉讼13件其中201512(全国为62),20161件。

贵州法院始终紧扣审判、执行工作第一要务,严正制裁环境资源领域违法犯罪行为,确保环境资源法律得以全面实施,切实维护该领域的各项合法权益和正常秩序。

经人民法院依法审判,环境资源领域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受到法律的严正制裁,环境资源领域受到损害的合法权益和正常秩序得到国家司法权的有效救济和保护,彰显了法律权威。一是通过刑事审判依法严惩破坏环境资源的刑事犯罪行为,严格追究其刑事法律责任,遏制犯罪行为。如被告人肖中华作为个体工商户,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的各类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鹰、隼、小灵猫等),情节特别严重,已构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被告单位贵州省麻江宏发硅业公司未建设完善配套环保设施,经多次行政处罚仍未整改停产,致使生产区附近河水水体重金属超标,严重污染环境,被告人蒋小毛作为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夏生达作为排污直接责任人员,均被认定构成污染环境罪。被告单位贵州省麻江宏发硅业公司被判处罚金50万元;被告人蒋小毛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万元;被告人夏生达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1]。二是通过民事审判严肃追究环境侵权行为人民事法律责任,切实维护受害人合法权益。如原告吴国金诉被告中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中铁五局集团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等噪音污染损害赔偿一案,被告道路工程施工产生严重噪音,导致原告养殖场鸡群非正常死亡或者产蛋率下降诉至法院请求赔偿,但原告难以证明其主张的具体损失数额。在损害客观存在的情形下,如果因原告举证能力有限未能充分举证证明损失的具体数额而简单驳回其诉讼请求,则有违法民法的正义精神和公平原则,将会导致侵权人逃脱法律制裁,不利于环境保护。考虑到噪音污染损害认定的特殊性,为公平公正处理本案,法院充分运用专家证言、养殖手册等科学论证、合理确认损失额为458756元,判决被告承担该损失,依法追究了被告侵权法律责任,维护了原告的合法权益[2]。该案因此得到最高法院的充分肯定,入选为2015年全国法院十大环境侵权典型案例。三是通过行政审判切实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全面履行环保监管职责,切实保护环境资源。如锦屏县检察机关在进行诉前督促当地环保部门积极履职未果的情况下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起诉锦屏县环保局怠于履行环境监管职责,人民法院受理该公益诉讼案件后,在法律审判面前,当地政府即组织环保局等开展了专项整治行动,对环境违法企业实行关停。虽然环保局诉讼中履行了监管职责,但其此前怠于履行环境监管职责致使污染未得到及时有效制止的失职事实存在,故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确认其怠于履职行为违法。事后,政府为此启动问责机制免除了当地环保部门领导职务。此案系检察机关试点提起公益诉讼后法院判决的全国首例行政公益诉讼判决,被评为全国十大行政公益诉讼案例,在全国影响深远,具有良好示范效应和导向效果,对通过司法监督和推动行政部门依法积极履行法定监管职责意义重大[3]

    二、积极探索、不断完善环保审判专门化机制

(一) 继续发挥我省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全省环保案件的环保审判专门机制优势,为人民法院去地方化改革积累实践经验。[4]

我省构建的“一四五”环保审判专门机制设计原理,既符合大气污染、水污染等跨行政区划环境问题不能人为分割处理的客观要求,又能克服司法地方化易干扰法院公正司法的积弊,经实践检验是科学合理、切实可行的,弥补了传统司法管辖制度的不足、丰富了司法管辖制度,契合了中央提出的司法改革精神。为此已得到最高法院和全国各界的充分肯定。利用该专门机制,集中管辖全省环保案件的环保法庭已先后审理了一批影响较大的跨行政区划环保案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并得到高度好评。我们需要继续发挥该制度优势,解决环保审判中的地方保护主义问题,统一裁判尺度,提高环保审判的质效,确保环保法律的正确实施。

(二)不断健全完善环保审判专门化机制。

一项顺应时代需求的新生制度,有其产生、发展、完善的客观过程。我省的环境资源审判专门机制因尚处在建设初期,存在不足之处在所难免,对此,我院在坚持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环保案件的同时,结合运行中反映出来的不足之处,亦在不断健全、完善该项制度。

1、拟将原来的跨地级行政区划集中管辖调整为以跨县级行政区划集中管辖为主,以地级行政区划为单位实行集中管辖,增设相应环境资源审判庭,以解决跨地级行政区划带来的诉讼不便问题。

我省此前选定5个基层法院环保法庭、4个中级法院环保法庭、加上省高级法院1个环保法庭,共计10个环保法庭,跨地级行政区划集中管辖全省环保案件。之所以要跨地级行政区划集中管辖,除考量环境要素分布特征外,另一个重要的考量就是避免地方保护主义对法院审判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案件的干扰。现今,随着国家司法改革的整体推进,法院的人、财、物即将实行省级统管,从而从根本上整体解决中基层法院地方化影响司法公正的问题。在人民法院实行省级统管的新管理体制下,以地级行政区划为单位集中管辖环保案件,可以解决原来需跨地级行政区划才能避免的地方干扰公正司法问题,完全实行跨地级行政区划管辖环保案件已无必要。而且,因贵州属于高原山地,地理交通相对不便,跨地级行政区划集中管辖环保案件,增加了当事人的诉讼成本负担,便利审判的同时,却不能很好地便利当事人诉讼。此外,“一四五”集中管辖机制创立当初实行“二合一,仅集中管辖环保民事、行政案件,环保刑事案件暂未纳入集中管辖,故跨地级行政区划管辖运行基本顺畅。而此后,根据环保审判的需要,为统一贯彻实施环保法律,对涉及环境保护的刑事案件一并归口环保庭集中管辖,即实行环保审判“三审合一”模式,增加管辖环保刑事案件。而刑事案件因涉及公安、检察、司法行政各相关刑事诉讼、执行职能部门的衔接配合,跨地级行政区划集中管辖显然不易落实,而在地级行政区划内集中管辖环保案件,则基本上可以解决刑事案件的集中管辖衔接配合问题。

因此,现实行地级行政区划内集中管辖,即未削弱环保审判的抗地方干扰能力,又能兼顾便利诉讼需求,故调整集中管辖的层级和地域范围的时机已基本成熟。

我们的考虑是以地级行政区划为单位,在各中级法院普遍设立专门的环保庭,集中管辖各该中级法院所在地级行政区划内的环境资源一、二审各类刑事、民事、行政案件。同时视情况指定该行政辖区内的13家基层法院设立专门的环保庭,跨县级行政区划集中管辖环境资源各类刑事、民事、行政一审案件。为此,除已经设立环保庭的贵阳、遵义、黔南、黔西南4个中级人民法院外,需在六盘水、毕节、安顺、黔东南、铜仁5个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增设环保庭;在各市、州所在部分基层法院增设相应环保庭。如此,一旦获批,则全省三级法院环保庭将形成N10-27+9+1的专门化环保审判格局,专门化的环保审判力量将大大加强,成为贵州生态文明建设司法战线上的生力军。

2、在环保专门审判力量壮大的基础上,逐步将与生态环境保护密不可分的资源类案件有序纳入环保庭统一管辖。

生态文明建设是我国“五位一体”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环境、节约资源是我国的两大基本国策。最高法院为此设立了环境资源审判庭,并在全国法院第一次环境资源审判工作会议上要求各地方法院设立的环保庭统一规范命名为“环境资源审判庭”,专司环境资源保护案件的审判。贵州法院以专门化的审判组织和机制保护环境资源法律秩序,无疑更为符合贵州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

纳入的资源类案件,将逐步涵盖矿产、土地、森林、草原、水流、动植物、大气等自然资源保护领域。

3、对不涉及地方保护的普通环境资源案件,拟不再实行跨地、州级行政区划集中管辖,按传统管辖处理。

对生活领域发生的普通环境侵权案件,如邻里之间的噪音污染、废气污染、生活废水污染等,不涉及公共利益保护的,则完全没有必要跨地、州级行政区划管辖,由其所在地法院管辖即可。而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多发生在生产经营领域,涉及地方经济,故可能受到地方相关方面的干扰,则仍按照最高法院司法解释规定,指定部分中级法院及清镇法院管辖。

4、全力推进环境公益诉讼,解决制约环境公益诉讼发展的相关问题,以充分发挥公益诉讼在环境治理中的独特作用。

一是继续推动有关方面积极建立健全环境公益资金管理制度,解决公益诉讼中的环境损害赔偿费的管理和使用问题,支持和激励环境公益诉讼行动。二是继续推动有关方面建立环境公益诉讼法律援助制度,支援公益诉讼起诉人的公益行为。三是继续推动有关方面及时构建环境损害鉴定机制,解决环境损害赔偿认定难的问题,以确保环境保护法确立的损害担责基本原则落到实处。四是继续推动有关方面及时构建环境资源信息共享平台,确保相关国家机关和组织及时把握环境资源利用和保护态势,及时应对环境资源问题;推动建立事关环境资源保护的信息公示平台,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让破坏环境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无处藏身。五是积极支持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试点工作,总结相关经验,发现相关不足,积极提出相关对策。

三、树立现代环境司法理念,正确把握好发展与保护的辩证统一关系,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保障绿色发展、建设多彩贵州、打造美丽中国提供思想保障。

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深化了对经济社会发展规律认识,为我们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最高法院召开全国法院第一次环境资源会议,提出了以绿色发展理念引领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树立注重保护优先、维护环境权益、坚守法律底线、预防与惩治并重等现代环境司法理念,我省各级法院在今后涉环境资源审判工作中,必须严格坚守。

落后的意识不可能产生先进的行为。贵州法院之所以能够在环保审判工作上走在全国前列,就是以上述先进的司法理念为指导,找准了人民法院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历史方位,紧跟时代步伐,锐意改革创新,从而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贵州要实现跨越式发展,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后发赶超,必须坚守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走一条绿色发展的现代崛起之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道路可走。为此,在审判环境资源领域的各种案件纠纷时,对那些破坏环境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人民法院坚决予以追究法律责任;对那些不利于环境资源保护的行为,人民法院不予维护;对那些有利于绿色发展的行为,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维护。人民法院依法惩处那些在生产经营中无视国家环境资源保护法律法规的企业和个人,并非无视贵州发展要求,而是为了实现贵州更高层次的良性发展,实现产业发展的转型升级,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实现环境正义,确保贵州人民的永续发展。

四、充分发挥司法建议的积极作用,对工作中发现其他相关单位在环境资源保护法律法规及政策执行上存在的问题提出司法建议,以便相关单位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

如针对我省矿产资源兼并重组中存在的一些普遍性问题,我院经认真调研和深入论证后,从司法的角度专门向贵州省人民政府提出存在的问题及解决对策和建议,以为兼并重组工作的顺利推进提供参考。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良好的生态产品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追求在美好的环境中生活是人民群众的普遍愿望。对贵州来说,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我们实现绿色发展的最大优势,是贵州人民最可宝贵的公共财富。法律乃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集中体现,贯彻实施环境资源保护法律,为贵州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是贵州法院的历史使命。我们将坚持和完善环境资源审判专门化机制,为强有力的环境司法奠定坚实的组织保障、队伍保障、制度保障,以不辱使命。但我们也认识到,环境资源保护工作,涉及千家万户和子孙后代,需要整个社会共同行动,才能保护好我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家园。为此,我们希望新闻界能够多加宣传,增强社会公众的环保意识,法律意识,对那些恣意破坏环境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积极拿起法律武器,将其送上庄严的法庭,接受国家法律的严正制裁!如果任其逍遥法外,则后患无穷的环境公害将愈演愈烈,从而危及整个社会的生存和发展。

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同步公布18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并首次发布贵州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白皮书(见纸质材料),欢迎大家参阅,如果需要进一步了解、挖掘案件的相关情况进行深度报道的,可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积极协调相关法院作好配合工作。

感谢新闻界的朋友们对贵州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关心和支持。谢谢大家!

 



[1] 以上两起刑事案件均由黔东南州凯里市法院一审、黔东南州中级法院二审。

[2] 该噪音污染案由清镇市法院一审、贵阳市中级法院二审。

[3] 该案由黔南州福泉市法院一审判决生效。

[4] 省法院根据贵州大江大河流域及山脉走势等环境要素分别情况,将全省分为4个生态司法保护板块,综合考虑各地法院审判力量分布、地理距离和交通条件等因素,选择在清镇市、仁怀市、遵义县、福泉市、普安县五个基层法院,及与五个基层法院对应的贵阳市、遵义市、黔南州、黔西南州四个中级法院和省高级法院设立生态环境审判庭或人民法庭,由此构成我省“一四五”跨区域环保审判格局,实现了司法管辖与行政区划的区别和适度分离。

 


【上一篇】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第6次新闻发布会发布稿
【下一篇】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第4次新闻发布会发布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