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发布厅

贵州高院公布五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犯罪典型案例

作者:省法院执行局     发布日期:2017-09-15 17:53:32    来源:省法院执行局         

2017824日,省委召开全省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推进会。会议指出,要敢于亮剑,提升执行到位率,对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的当事人,要善用、敢用、会用法律赋予的强制措施,该曝光的曝光、该罚款的罚款、该拘留的拘留、该追究刑事责任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为贯彻落实会议精神,震慑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犯罪,现公布以下五起典型案例:

 

案例一:

曹某勇犯拒不执行判决、裁罪案例

 

(一)基本案情:

李某申请执行曹某勇侵权纠纷一案,正安县人民法院于20138月作出(2013)正民初字第1313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明确:被告曹某勇应赔偿李某因提供劳务而遭受人身损害赔偿的各项费用共计20余万元。

由于曹某勇未履行判决,申请执行人李某于20143月向正安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曹某勇与李某达成分期履行的和解协议,曹某勇先后共计履行了10万元后,尚余10余万元一直未履行。

法院执行过程中查明,正安县某工程指挥部于20137月拆迁被执行人曹某勇的部分房屋及门面之后,返还其多套住房及门面。20148月,曹某勇与前妻贾某英办理离婚登记,将其名下的全部财产转移到贾某英名下,并私自将法院查封的房产出售。

2017324日,正安县人民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安机关于当日立案。2017330日,被执行人曹某勇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当天被刑事拘留。在拘留期间,其前妻贾某英主动到法院交纳了欠款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201788日,正安县人民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曹某勇有期徒刑一年。

(三)典型意义

本案被执行人明明有财产可供执行,却故意拖欠逃避执行,其已经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情节严重,应依法追究相应刑事责任。被执行人曹某勇被刑事拘留后,其前妻贾某英主动到法院交纳了兑现款及迟延履行金,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全部履行完毕,申请执行人的权利得到了实现。通过本案的执行,有效打击了“老赖”,树立了人民法院的权威,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案例二:

陈某详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例

 

 ()基本案情

自诉人陈某奎(系被告人同胞兄弟)与被告人陈某详因家庭房屋纠纷,于2015年向荔波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于2016年作出了(2015)荔民初字281号民事判决,判决认定双方20148月签订的调解协议书有效,被告人应按协议配合、协助陈某奎办理荔波县玉屏镇跃进路房屋过户手续,并在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搬出上述房屋。被告人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20166月作出维持一审判决的终审判决。

20169月,陈某奎持法院生效判决办理了上述房屋的过户手续。201610月陈某奎向荔波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迁出房屋,法院执行法官到被告人家送达执行通知书、张贴迁房公告等,责令被告人限期迁出房屋,但被告人以各种理由拒绝履行。20173月陈某奎向荔波县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法院立案受理后,同年3月决定对被告人陈某详实施逮捕, 20174月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荔波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陈某奎与被告人陈某详合同纠纷一案,法院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自诉人陈某奎向荔波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执行法官及法警多次到被告人家送达执行通知,责令被告人迁出待执行房屋,但被告人均拒绝履行。被告人的行为严重损害了陈某奎的合法权益,致使生效法律文书无法执行,有损国家生效法律文书的权威和尊严。鉴于被告人陈某详被捕后,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并当庭向陈某奎表达了歉意,希望法院从轻处理。同时其家属也认识到了自身行为的错误,主动履行了迁出腾房义务,并配合法庭调查。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同时体现我国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刑罚目的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被告人陈某详拘役一个月。

(二)典型意义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是指对人民法院已生效的有给付内容的判决、裁定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在有履行能力并且能够履行的情况下,拒不履行,情节严重的行为。本案中,生效调解书与生效判决、裁定具有同等效力,被告人经法院执行法官及法警多次到家送达执行通知,责令迁出待执行房屋,仍拒绝履行生效调解书中载明的迁出腾房义务,情节严重,应当依法追究相应刑事责任。

 

 

案例三:

贵州某某工贸有限公司、吴某程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例

 

(一)基本案情

被告单位贵州某某工贸有限公司于2010年向原告雷山县某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112万元,借款期限届满后,被告单位陆续还款82万元,剩余借款一直拖欠未还,原告遂将被告单位诉至雷山县人民法院。雷山县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后,被告单位与原告达成调解协议,但之后仍然拒不履行调解书和其后执行通知书中载明的还款义务,致使原告遭受重大损失。雷山县人民法院在执行中查明,调解书生效后,被告单位及被告人的银行账户有大额资金流转,且流转的资金足以偿还其所欠债务。据此,雷山县人民法院依法移送该案至雷山公安局立案侦查。20173月,被告单位及其法定代表人吴某某因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雷山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雷山县人民法院受理后,于同年4月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

生效的调解书具有与生效判决、裁定同等的效力。雷山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中,被告单位贵州某某工贸有限公司对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被告人吴某程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直接主管人员,其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相关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该案被告人当庭认罪并表示刑满后将信守承诺,积极筹钱还款。20175月,雷山县人民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被告单位贵州某某工贸有限公司罚金1万元,判处被告人吴某程有期徒刑七个月。

(二)典型意义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是指对人民法院已生效的有给付内容的判决、裁定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在有履行能力并且能够履行的情况下,拒不履行,情节严重的行为。本案中,生效调解书与生效判决、裁定具有同等效力,被告人是被告单位的法定代表人,有足够偿还债务的银行存款,但拒不履行生效调解书中载明的还款义务,情节严重,应当依法追究被告单位和被告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刑事责任。同时,本案是黔东南州首例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对辖区内执行联动机制、执行威慑机制建设和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案例四:

令狐某林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例

 

(一)基本案情

2011年,因桐梓县九坝镇槐子煤矿建设需要,征用了令狐某生(已去世)承包土地14.95亩,其子令狐某林从矿方领取土地补偿款560062元。令狐某生已出嫁的女儿令狐某维等五人要求令狐某林分割该土地补偿款,并于20119月向桐梓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11227日,桐梓县人民法院作出分割土地补偿款的判决,令狐某林不服,向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作出判决:由令狐某林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令狐某维等五人各支付土地补偿款60086.89元。

20126月,法院干警向令狐某林送达了判决书,令狐某林拒绝签收。20127月,令狐某维等五人向桐梓县人民法院申请对被告人令狐某林强制执行。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多次要求被告人令狐某林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但被执行人令狐某林均拒不履行,且在2013617日以喝农药的方式对抗执行。针对被执行人令狐某林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行为,桐梓县人民法院对其作出司法拘留十五日的决定,但其仍拒绝履行。

令狐某林的行为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随后,桐梓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令狐某林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732日,被告人令狐某林主动到桐梓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

桐梓县人民法院受理后,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令狐某林对人民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因其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且在投案后与被害人达成调解协议,履行了协议约定的义务,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20175月,桐梓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令狐某林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二)典型意义

本案属于典型的有履行能力却拒不执行的情形,在公安机关启动刑事追责程序之后,被执行人受到了相应处罚,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得到了维护。本案中,被告人令狐某林采取极端方式对抗执行,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曾被司法拘留,仍继续对抗执行,情节严重,应当依法追究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刑事责任。在当前抗拒、逃避执行现象多发、执行难问题突出的背景下,人民法院依法打击拒执行为显得尤为必要,对实现判决内容,维护司法秩序、增强司法权威、提高司法公信力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

 

 

案例五:

王某泉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例

 

(一)基本案情

曹某云诉被告人王某泉合伙协议纠纷一案,凤冈县人民法院作出限被告人王某泉于判决生效后60日内偿还曹某云现金 65万元的判决。判决生效后,被告人王某泉未主动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2015年9月,曹某云向凤冈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同月,凤冈县人民法院向被告人王某泉送达执行通知书、财产报告令等法律文书,限其立即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并如实申报财产情况,但被执行人王某泉既未履行给付义务,又未申报财产。

2015年12月,凤冈县人民法院以被执行人王某泉拒不申报财产对其处以司法拘留15日,王某泉仍未履行给付义务。2016年 10月,法院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查明,被告人王某泉在银行账户累计存款54余万元,其名下登记有饭庄、卡车等资产。此外,被告人以养鱼为职业,有活鱼以及以此为营所得的固定收入。2016年10月,被告人王某泉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其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至宣判时止,被告人王某泉仍未履行判决书所确定的义务。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某泉无视国家法律,对人民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决定判处被告人王某泉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二)典型意义

本案被执行人明明有财产可供执行,却故意拖欠逃避执行,漠视法律行为恶劣,导致生效判决无法执行,严重影响司法公信力,应受到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惩罚。

 

 



【下一篇】  2016年度贵州省法院行政审判司法审查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