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信息

读奥古斯丁《忏悔录》中的人性观

作者:沈鹏飞     发布日期:2015-03-16 11:50:04    来源:平坝县法院         

 

    为什么要读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在耶鲁大学公开课上,Paul Freedman教授用书中的句子回答:“人们赞赏山岳的崇高,海水的汹涌,海岸的逶迤,星辰的运行,却把自身置于脑后。”

的确,世人忙于审视外部现象,却不审视自我内心。而读懂这本书,反思法律的人性基础,就是我读研时一个学期的作业。尽管奥氏文笔流畅、语言优美,但深涩的经院哲学理论和执拗的基督教世界观,让浸泡在儒家文化中长大的我困惑迷糊。

一、我不知道人从何而来?

查阅资料,法国科学家说,从“分泌精卵”到“精卵结合”,再从“胚胎形成”到“胎儿降生”,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概率是250兆分之一,而且这种随机性是现代科学永远无法破译的奥秘。

回溯历史,奥氏用《圣经》中的句子将这一奥秘解码,“人是依照神的肖像而创造”。我感觉荒唐,不屑地冷笑,奥氏不为所动,手指着太阳为我祷告:

“求神宽恕你的虚狂,带你从无知之罪中走出。我看见黎明,就可预言太阳将升。但若我心中无太阳的影像,便不能预知。人是神的影子,具有有限理性、趋向正义,住在世俗之城,这是现象世界;神是人的太阳,表征绝对理性、至上正义,住在上帝之城,这是理念世界。”

仔细琢磨奥氏的话,我听出柏拉图的思想,有所顿悟后扪心自问“我何以为人?”若我只是个没有灵魂的弃子,那我纯粹得就只是一堆DNA,同放养的脑瘫患儿无异。但我不是,豁然开朗后我心有余悸,忏悔猪油蒙住我的心,害怕愚昧弄瞎我的眼,突然头顶泛光,抬头仰望,发现自己是个拥有意志的宠儿,丰满得有血有肉有情欲、会哭会笑会思考。

二、我不知道人为何有罪?

但我不明白自己为何满脑淫欲邪念,便问奥氏“你说神至善至美,为何还要造出有罪的人,让恶肆意横行?”奥氏带我走进一个山洞,给我讲起《理想国》中的故事:

“有一群人从小在洞内长大,手脚受缚无法转身地面对墙壁。洞外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在墙上投射成影,日远年湮,他们深信影子就是自己,忘记了洞外的太阳。如果你解绑他们,让他们抬头看光,他们会害你。因为他们习惯了黑暗,双眼无法承受光感,即便重获光明,你也毁灭了他们对‘影子就是自己’的假设。”

半惑半解中,我自知无知,谦卑地追问:“圣人,这种假设发轫于自由意志吗?它是罪的根源,让人陷入自我主义的流沙中无法自拔?”

奥氏一手指着墙上的影子,一手捂着心窝说:“墙上的影子是我,和你对话的是我。同样,在我心中也有双重意志,‘感性的罪’催促我光顾迦太基的妓院,‘理性的善’告诫我不能表面礼智仁义、背地男盗女娼。我不为别人的意志束缚,自己的意志却如铁链般束缚我,感性和理性内讧撕裂我的灵魂,裹挟我成为罪恶的奴仆。”

三、我不知道人何处而去?

奥氏的话直刺胸膛,针针见血,却点到为止。我似懂非懂,想回家上网查证,把耶鲁大学Shelly Kagan教授的《死亡课程》听完。奥氏却抢先走出山洞,转身背着太阳说:“我背着光明,却面向受光照的东西,我看见受光照的东西,自身却受不到光照。”

回家路上,耶鲁大学的课堂不断在我眼前闪现,三心二意使自己搭错公车。突然,车外的广告屏中跃出苏格拉底的影像,先贤不断诵读“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一种不值得过的人生”。我豁然开朗,无比喜悦,却不知为何眼角流泪。

是幡然悔悟的懊丧,亦是痛定思痛的自责。我背着光明,却凭借光明张望,盲目追求借光物,不知亲近发光物,结果,耶鲁大学的课程再精彩,也不能让我走对回家的路。

这就是“恶是善的缺乏,是背离善的运动”。如果我不欲求它,它便不存在。但我的理性受感性奴役,被“无知、无明、无能”遮蔽,受“贪欲、情欲、权力欲”支配。由此而生的罪恶宛如胡子根,刮掉罪责,罪恶仍在,且会重新生长。因此,我的胡子应常刮,我的身体应常洗,我的理性应受光明照耀,因为理性并非真理本身!

 

 

【上一篇】  法官当行君子之道
【下一篇】  赞邹碧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