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信息

关于参加贵州法院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法学院司法、法学交流班学习的心得体会

作者:刘熹     发布日期:2016-08-18 11:47:07    来源:安顺中院         

 

2016725日至729日,我非常有幸参加了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举办的贵州法院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法学院司法、法学交流班的学习,通过这一周的学习,我的英文、法学水平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现将在学习中的心得体会汇报如下:

首先,非常感谢院领导的关心,让我有这次机会能参加学习培训,这对我的职业技能的提高有很大的意义。这次培训得到了省法院领导的高度重视,省法院孙潮院长亲自到培训班致辞。孙院长在致辞中一口流利的英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令我深深折服。孙院长在致辞中讲了一句话,让我铭记于心,他说:我们不是要证明自己是个好法官,我们是要证明,这个国家、民族可以得到更好的、公平正义的法律待遇。是的,我们参加学习培训,包括平时的业务学习和审判工作,都是在践行我们的法治理念,为了让自己能够拥有更扎实的业务水平、更好的服务审判工作,能够由能力让当事人在每一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第二,这次学习的主要内容是美国的法律知识,尤其是美国威斯康星州的法律体系、和法院结构等,在学习Judicial EthicsDiscipline中,我注意到,Niess法官所讲的美国法官的司法伦理与我过法官需要遵守的基本的司法伦理是共同的。例如,根据美国联邦法律规定,法官不得兼职,包括不得兼任行政官员、意愿、除教学意外的其他营利性职业,甚至不得公开宣示自己的政党身份或从事政治活动。法官应该是公平的、中立的,必须防止任何个人偏见或不公正现象出现,一面对陪审团和案件判决结果造成不公正影响。法官行使他的司法权力时,应当勤勉、公平,在与诉讼当事人、律师、证人和其他法官接触时,应当谦恭、得体。可见,对于公平正义的追求,对于任何一个法律人、法官都是一样的,而且,无论是美国还是我国的司法制度,都追求一个看得见的公平正义,并将程序正义视为“看得见的正义”,这在美国是一种法律传统。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but must be seen to be done.就是说,案件不仅要判得正确、公平,符合实体法的规定和精神,而且还应当使人感受到判决过程的公平性和合理性。

第三、本次课程中Niess法官和Chris教授都提到,美国人是由良好的法律习惯的,而且美国的法律制度在某些方面比中国的严格,比如交通违章也是需要由法庭审理的,所以一个州法庭一年可能审理的案件数量非常大,比如45000件,但是他们的法官并没有感到非常累,会抱怨案多人少但因为是其中90%都会庭外和解,这其中美国的ADR制度功不可没,本次培训的课程内容之一就是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DR制度,就是替代性纠纷解决办法,有附设在法院的ADR和民间ADR,这对美国大量诉讼案件的分流解决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国其实也有类似的调解制度,同样有法院主持下的诉讼调解,也有民间组织的调解,但是对于案件的分流作用并没有明显体现出来。我国的纠纷调解机制与美国的ADR制度的不同点主要表现在:一是对调解人员保持中立性要求方面不同,我国的调解人员通常隶属于法院或者某个行政机关,其居中调解的基础不是来自于当事人对其中立性的信任,而是一种被预设为公正的权威;美国的调解员获得当事人信任的基础便是其中立性,我想这是因为两个国家的法律文化传统不同导致的。二是对于当事人意思自治、自愿达成合意的要求不同,我国的调解会较为主动地对当事人进行说服教育、做思想工作,这也是一种重要的调解手段,调解员往往会明确指出当事人的错误或不当行为,加以教育、引导并提出解决纠纷的建议;美国的调解本质上是自力救济,当事人意思自治不受侵犯,调解员只是提供给当事人一个双方融洽地进行交流的场所和平台,帮助当事人排除交流的障碍、更加理性地思考问题,至于是非对错、如何处理纠纷,需要当事人自己做出判断。三是保密性问题上的要求不同,我国的调解保密性较差,美国的调解因为是排除法官的调解,调审分离,调解内容不会被法官知晓从而影响对案件的判断,所以即使是在美国法院附设的ADR调解保密性要求也是相当严格的。

我认为美国的ADR制度是有其自身特有的优点的,我国的审判制度,尤其是调解制度可以借鉴之,解决目前案件大幅增加的问题。

第四,本次课程的最后一项内容是模拟法庭,Niess法官和Chris教授分别带领我们学员,分成原被告两个组,扮演不同的角色,体会各个角色在美国法律规范下的庭审中的行为,这次实践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感触颇多。首先,和我国的合议庭、人民陪审员制度不同,美国庭审中使用陪审团制度,对陪审员的遴选、回避、行为规范都有严格的规定,而且法官不对事实进行认定,认定事实的权力和责任在陪审团,这相对我国法官在审理案件中还要认定事实,对于美国法官或许会相对轻松一点。庭审中,对证人的发问、交叉盘问都由各方律师自行进行,法官负责庭审指挥、陪审团负责听取,而在我过,法官除了组织证人陈述事实、当事人对证人进行发问、发表质证意见以外,还要对证人进行询问,并对证言内容作出判断。所以,我们的法官在庭审和案件事实认定上比美国法官需要履行的职责更多一些。

总的来说,这次培训对于我的视野的扩大、法律知识的扩充、英语水平的提高都有很大帮助,很希望能再次参加这样高水平的培训,也感谢省法院相关部门的领导和同志对我们这次培训的各项工作的准备和后勤保障。

 



【下一篇】  在交流学习中不断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