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讨

关于完善独立审判保障机制的思考

作者:宋邦永     发布日期:2016-11-03 16:36:37    来源:都匀市法院         

贵州省都匀市人民法院  宋邦永

 

摘要: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是《关于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规定》的重要内容,人民法院如何具体予以贯彻落实,是本文探讨的重点内容。

关键词:独立司法 审判权 保护司法人员 法官责任制

 

《关于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规定》自2016721日起施行以来,如何进一步贯彻完善依法独立审判的保障机制成为全国各地法院当前的重要任务。但在中国长期的司法实务中,就如何保障司法权的独立行使,有许多有益的理论和实践探索。

一、独立审判保障机制的理论和历史探索

(一)中国历史上的审判独立保障机制

早在我国宋朝时期,就有关于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早期制度安排,其主要途径是强化司法监督机制,推动司法权在一定限度内的独立行使。在宋朝,建立了一整套相对严密的司法监督制度,主要是通过州县地方政权分级执法,路级监司按问,朝廷直接监控等多种渠道,对地方司法活动实行严格的管理和监控,从而维护中央的法治权威和司法的统一[1]。这一制度融合了汉代刺史制度中的监察功能,弱化了唐代弱干强枝、藩镇割据的制度弊端,这种有限度的审判独立制度,客观上促进了司法权的独立行使。

(二)现代关于审判独立的理论探讨

对保障独立审判,致公党中央副主席闫小培认为,应当进一步确立统一的、符合司法权特性的、非行政化、非地方化的司法体系。[2]这一论述从司法权的性质出发,认为司法权是一种独立判断权,是法官基于亲历的、直接的审判调查研究活动后查明案件的事实,结合法律的具体规定从而作出独立的司法判断,得出不受非法干预的司法结论。为了保障司法工作人员行使独立判断权,应当建立淡化了行政管理色彩的、不受地方行政权不当干预的司法体制。

贺卫方教授认为,应当改革程序制度,使法院处于中立位置[3]。确保法院既不倒向行政机关等国家权力行使者,又不倒向公民和社会组织等公权力的受众,实现不偏不倚。该观点的基本逻辑是,只有法院中立,才会有法官的中立,才能实现独立审判。亦有人认为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应当从解决人民法院的独立财权和独立人事权方面入手[4]。在中央确定的全面推开司法体制改革试点4项改革任务中,完善司法责任制、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和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人财物统一管理三项工作直接涉及法院财权和人权方面的具体内容,为独立审判工作注入了新的力量源泉。

二、独立审判的保障机制之构建

笔者认为,法官在依法办理案件的过程中,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有权拒绝任何单位或者个人违反法定职责或者法定程序、有碍司法公正的要求。具体来说,应当从与独立审判息息相关的法官独立审判制和法官责任制方面入手解决。完善独立审判的保障机制可从三方面入手。

(一)构建“六谁责任制”

从主审法官责任制入手,认真落实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改革精神。应当顺应法官制度改革中关于法官队伍职业化、专业化的改革要求,认真构建“谁承办、谁主审、谁当审判长、谁裁判、谁签发和谁负责” 的“六谁责任制”,还权于法官、还权于合议庭,以着力弱化行政管理色彩,强化司法责任能力和责任意识,提升法官在执法办案过程中的主体地位。

(二)明确权责清单和边界

从有权力就有责任的基本逻辑出发,制定权责清单,保障法官依法行使职权。明确必须由院领导决定的重大事项,明确应当由员额制法官、审判单元行使的司法权力,明确各项权力行使的相应责任,保障员额制法官、合议庭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真正做到“有权、有责和有效”。在合议庭内部,再细分为法官、法官助理和书记员的权利义务,确保了分工负责和相互独立行使司法权力。

(三)完善错案问责制和免责制

对故意违反法律法规或因重大过错造成错案或其他严重后果的,特别是对因刑讯逼供、打击报复、徇私枉法等情形造成冤假错案的,依法追究司法责任。同时,结合司法职业特点,对办案中存在的瑕疵如果不影响案件结论正确性,未触犯有关规定的,不宜追究司法责任。

三、正确区分独立审判与审判管理的边界

(一)完善领导干部过问案件留痕制度

如前所述,人民法院保障独立审判,应当明确权责清单和边界,以弱化司法审判活动中的行政管理色彩,强化司法权的独立判断权和法官的主体地位。但必须强调,弱化行政管理色彩不是要法院班子成员当“甩手掌柜”,应当正确区分独立审判与正常的审判管理之间的边界。

现阶段,为了保障独立审判,启动了案件留痕制。该制度认为,应当严格执行领导干部和个人过问案件留痕制度,对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情况,司法人员应当全面、如实记录。有关机关应当根据相关规定对干预司法活动和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相关责任人予以通报直至追究责任。这一制度一定程度上进一步阻止了相关单位和个人借助职权便利或通过职权的影响力不当干预司法案件的办理。此外,即便是系统内部实施审判管理,也严格落实案件办理及相关审批、管理、指导、监督工作全程留痕。

(二)正确区分独立审判与审判管理的边界

但对于法院领导班子而言,对审判管理不能当“甩手掌柜”,对正常的司法审判管理活动应当做到“当仁不让”。这就有赖于相关配套机制。笔者认为,相关配套机制可以表述为三种,一是建立重大案件报告机制,即规定法官在办理新类型案件、涉及群体性纠纷、疑难复杂且社会影响较大、重大信访维稳、与本院或者上级法院类案判决可能发生冲突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反映法官违法审判行为等案件,采取主审法官向分管副院长汇报制度,并视情况决定是否提交法官联席会议或审判委员会讨论,以在不干涉个案办理的前提下,加强案件质量和自由裁量权的整体把握和监督制约。二是建立案件质效外部评查制度,通过引领第三方评查活动,实现审判管理优化升级。现阶段人民法院的司法审判活动,不仅涉及法院系统内部的法律评价和政治实体内部的政治评价,某种程度上还涉及社会公众的认知和认可,因此,人民法院在办理具体案件的过程中,应当适当引入第三方评查工作机制,由无利害关系的第三方,如检察官、律师和社会公众等,对相关案件的审理过程、裁判结果和社会影响等因素的评估和打分,在实施事后监督的同时,以改进案件的质效。三是建立阳光司法配套机制。即通过倒逼机制,实现审判管理过程的公开化。在司法实践中,可通过多渠道的公开工作信息,倾听群众意见,接受社会监督,做到凡是依法应当公开的全部公开,确保司法权在阳光下运行。以司法公开作为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保护法官依法正当履职的重要载体。

结论:全国各地人民法院在进一步完善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机制过程中,应当根据中央和地方党委下发的相关规定,建立配套制度确保有关文件精神落地,以依法保障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

 

 



[1] 叶向明,《宋代中央政府对地方司法活动的管理和监督》,载 《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8年第A1期,第60-62页。

[2] 闫小培,《完善依法独立审判的保障机制》,载《人民法院报》2015210日,第二版。

[3] 贺卫方,《司法独立审判需要广泛的公众认知》,载人民论坛网,访问时间:20161017日,网址:http://theory.rmlt.com.cn/2015/0805/397815.shtml

[4] 王巧玲,《对我国法官独立审判制的思考 》,载《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3

2期,第113页。

 



【下一篇】  浅谈法院支持电商产业健康发展的几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