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案例

王瑞芬强制医疗案

作者: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5-01-08 12:17:50    来源:省法院研究室         

【主题词】精神病人  刑事责任  强制医疗

 

【裁判要点】强制医疗的适用对象为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适用条件为实施了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且具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性。审理强制医疗案件只能适用第一审普通程序,不能适用简易程序。强制医疗案件如果事实清楚,可以不开庭审理,但如开庭审理的,检察官应当到庭。

 

基本案情

    2013116日,被申请人王瑞芬将其夫张泽武杀死并肢解后将尸体碎块丢在自家院坝及牛圈内,被其子张小江发现并报警。

  同时查明:2005年左右一天,被申请人王瑞芬无故带炊具到所居住地的小学教室居住,因校方不让其居住,遂将学校窗子和门砸坏;2006年一天,被申请人王瑞芬将农药放在饭菜里给其丈夫张泽武吃,致张泽武中毒,经抢救才未造成生命危险;20075月份一天,被申请人王瑞芬拿刀到所居住地的小学一教室里,威吓老师及学生喊她叫妈并同其一起生活;2010年一天,被申请人王瑞芬在父母居住的老家门口乱唱,被其母周其珍阻止,王瑞芬遂卡住周其珍的脖子将其按倒在地上,并扯出随身携带的刀往周其珍身上乱杀,因周其珍所穿衣服较多,才未被杀伤;2012123日,被申请人王瑞芬用刀将其夫张泽武左手的大拇指砍掉一截。

  2013217日,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王瑞芬患精神分裂症,在杀害其丈夫张泽武时处于疾病发作期间,无刑事责任能力。

裁判结果

贵州省普定县人民法院于201352日以(2013)普刑医安第1号强制医疗决定书,认定被申请人王瑞芬实施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的暴力行为,将其丈夫张泽武杀害,但经法定程序鉴定,其患有精神分裂症,作案时处于疾病发作期间,无刑事责任能力,依法不负刑事责任。被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张小江的陈述,证人刘嘉、陈华贵、张行秀、王发光、李春生、杨连飞、张虎武、兰春林、张行高、张仕云、胡基莲、牛飞、张守琼、张国武、王瑞英、黄克琼、侯兆莹、谢芳的证言,司法鉴定意见及其摘录,普定县精神病院出具的证明,王瑞芬住所地村委出具的证明均能证实:如不对被申请人王瑞芬强制医疗,其确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故申请机关申请对被申请人王瑞芬强制医疗的主张成立,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四条之规定,决定如下:对被申请人王瑞芬予以强制医疗。

  宣判后,被申请人王瑞芬及其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均未提出异议。

裁判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这是我国设定强制医疗措施的实体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四条至第二百八十九条规定了强制医疗案件的程序运作要求。人民法院在审理强制医疗案件时,应当按照程序规定规范运作和注意重点审查相关内容。

一、强制医疗的适用对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明确了精神病人对于所实施的危害行为不负刑事责任,而且还表明不负刑事责任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行为人在实施危害社会的行为时患有精神病,而且正在发病期间。第二,行为人在实施危害社会的行为时,由于发病而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的行为。本案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王瑞芬患精神分裂症,在杀害其丈夫张泽武时处于疾病发作期间,无刑事责任能力。该鉴定意见结论经告之被申请人王瑞芬的法定代理人,其法定代理人无异议。被申请人王瑞芬符合上述两条件,是强制医疗的适用对象。

    二、强制医疗的条件。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只有实施了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并且具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才可以予以强制医疗。暴力行为包括杀人、伤害、爆炸、抢劫、强奸、绑架等暴力性行为。实施了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的暴力行为是强制医疗的行为条件,而具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性是强制医疗的实质条件。只有具备行为条件和实质条件才可以对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予以强制医疗。本案被申请人王瑞芬将其丈夫张泽武杀死并肢解,是实施了杀人行为,且其长期以来有暴力行为和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足以判定其具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性,因此,具备对其强制医疗的行为条件和实质条件。

  三、强制医疗的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公安机关发现精神病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应当写出强制医疗意见书,移送人民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移送的或者在审查起诉过程中发现的精神病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向人民法院提出强制医疗的申请。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发现被告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可以作出强制医疗的决定。”该程序的设定有助于公、检、法三机关分工配合,在程序上具有一致性、连贯性,使刑事诉讼侦查、起诉、审判的每一个环节出现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精神病人都可以得到医疗救治。本案在普定县公安机关侦查中发现王瑞芬系精神病人且符合强制医疗条件,向普定县人民检察院提出强制医疗意见书。普定县人民检察院也认为王瑞芬系精神病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依法向普定县人民法院提出强制医疗申请。故本案强制医疗程序的启动,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

  四、强制医疗的刑事审判程序。《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在受理强制医疗的申请后,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这说明审理强制医疗案件时只能适用第一审普通程序审理,不能适用简易程序。并应通知被申请人或者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同时规定了被申请人有获得辩护的权利。鉴于强制医疗案件事实一般较为清楚,加上法院需要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故不需要一律开庭审理,合议庭可以根据强制医疗案情自由裁量决定是否开庭审理。但如开庭审理的,检察官应当到庭。本案为被申请人提供了法律援助律师,并根据被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的申请不开庭审理。人民法院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法律规定,作出了对被申请人强制医疗的决定。

 

编写人:石佳宏

单位: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一篇】  侯志成诉贵阳雅园花果园大酒楼有限公司、深圳市汇鑫酒店用品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
【下一篇】  伍远兵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