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案例

朱阁强诉贵州国创能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赔偿纠纷案

作者: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5-01-08 12:15:09    来源:省法院研究室          

【主题词】证券  虚假陈述  因果关系

 

【裁判要点】证券虚假陈述侵权赔偿的构成要件为存在虚假陈述行为、虚假陈述行为具有重大性、虚假陈述行为与证券交易及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上述因果关系包括虚假陈述与交易决定之间的交易因果关系和虚假陈述与投资者损失之间的损失因果关系,两者缺一不可。上市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虚假陈述赔偿责任,取决于其行为是否符合上述四个要件。

 

基本案情

  2011620日,原告朱阁强以被告贵州国创能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创能源公司)未按规定披露特定重大事项,已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作出行政处罚,其虚假陈述给朱阁强造成投资损失为由,诉至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1、国创能源公司赔偿朱阁强投资损失313193.23元;2、国创能源公司支付朱阁强因本次诉讼而产生的交通费15520元;3、国创能源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国创能源公司辩称:朱阁强股票投资损失并不是因为国创能源公司未及时披露信息所导致,而是由于人民币汇率走高、市场扩容、国创能源公司的经营状况和市场系统风险等原因造成的,请求驳回朱阁强的诉讼请求。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510日,国创能源公司与青海中金公司签订《股权转让有关事宜协议书》,同年518日至1228日,国创能源公司向青海中金累计付款14914.3万元。对于上述与青海中金签订《股权转让有关事宜协议书》并付款的事实,国创能源公司既未按规定予以及时披露,也未在2007年中期报告中披露,直至2008430日,方在其《2007年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20071126日,国创能源公司与深圳旭莱公司签订《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同年1130日至1218日,国创能源公司向深圳旭莱公司累计付款2085万元。对于上述与深圳旭莱签订《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并付款的事实,国创能源公司没有按照规定予以及时披露,直至2008430日,方才予以披露。201046日,中国证监会作出(20101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国创能源公司上述行为违法,决定对国创能源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并对其他直接责任人分别给予警告或者处以罚款。

  朱阁强于2008129日分6次买入国创能源公司股票106850股,另于同年610日买入15000股。其于200929日分两次卖出121850股,共计亏损594933.1元。另查明:2007829日,国创能源公司发布其与山东海川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公告,同年827日至831日,国创能源公司股票每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9.64元、10.60元、10.89元、11.04元、11.11元。20071019日,国创能源公司发布其与中铁十八局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公告,同年1017日至1023日,国创能源公司股票每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8.99元、8.50元、8.59元、7.89元、8.10元。上证综合指数2008年初开盘价为5265,2008630日跌至2724,跌幅达48.26%。200758日至514日,国创能源公司股票每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9.6元、10.02元、10.59元、10.15元、9.98元。20071122日至1128日,国创能源公司股票每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7.95元、8.06元、8.00元、783元、7.75元。2008428日至56日,国创能源公司股票每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5.55元、5.36元、5.49元、5.58元、550元。

  裁判结果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于20111123日作出(2011)筑民商初字第1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朱阁强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230.70元由原告朱阁强负担。一审宣判后,原告朱阁强不服,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判决选取国创能源公司部分违法期间的股价对比没有法律依据,实际上从2007510日至2008430日,国创能源公司股价从10.59元跌至5.49元,巨幅下跌48.16%;而上证综指下跌幅度仅为8.8%;二、国创能源公司的违法行为被处以行政处罚,说明其行为给投资者造成了危害和损失;三、一审判决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错误,应当适用该规定第十八条。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国创能源公司赔偿损失332,593.23元,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国创能源公司承担。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于2012731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6230.7元由上诉人朱阁强负担。

  裁判理由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六十九条“发行人、上市公司公告的招股说明书、公司债券募集办法、财务会计报告、上市报告文件、年度报告、中期报告、临时报告以及其他信息披露资料,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致使投资者在证券交易中遭受损失的,发行人、上市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发行人、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及保荐人、承销的证券公司,应当与发行人、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是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发行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有过错的,应当与发行人、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之规定,虚假陈述侵权赔偿的构成要件为:存在虚假陈述行为、虚假陈述行为具有重大性、虚假陈述行为与证券交易及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上述因果关系包括虚假陈述与交易决定之间的交易因果关系和虚假陈述与投资者损失之间的损失因果关系,两者缺一不可。本案中,国创能源公司应否承担责任,取决于其行为是否构成上述四个要件。

  首先,国创能源公司未在适当期限内披露与青海中金签订《股权转让有关事宜协议书》并付款及与深圳旭莱签订《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并付款事项的行为已经被证监会的处罚决定所认定,其行为的性质属于未按规定披露信息,即未在适当期限内公开披露应当披露的信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是指信息披露义务人违反证券法律规定,在证券发行或者交易过程中,对重大事件作出违背事实真相的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在披露信息时发生重大遗漏、不正当披露信息的行为。对于重大事件,应当结合证券法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七十二条及相关规定的内容认定。虚假记载,是指信息披露义务人在披露信息时,将不存在的事实在信息披露文件中予以记载的行为。误导性陈述,是指虚假陈述行为人在信息披露文件中或者通过媒体,作出使投资人对其投资行为发生错误判断并产生重大影响的陈述。重大遗漏,是指信息披露义务人在信息披露文件中,未将应当记载的事项完全或者部分予以记载。不正当披露,是指信息披露义务人未在适当期限内或者未以法定方式公开披露应当披露的信息。国创能源公司未在适当期限内公开披露应当披露的信息的上述行为属于不正当披露,应当认定为证券市场虚假陈述行为。

  其次,国创能源公司的虚假陈述行为具有重大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六十七条“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将有关该重大事件的情况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和证券交易所报送临时报告,并予公告,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况为前款所称重大事件:(一)公司的经营方针和经营范围的重大变化;(二)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三)公司订立重要合同,可能对公司的资产、负债、权益和经营成果产生重要影响;(四)公司发生重大债务和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违约情况;(五)公司发生重大亏损或者重大损失;(六)公司生产经营的外部条件发生的重大变化;(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监事或者经理发生变动;(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况发生较大变化;(九)公司减资、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请破产的决定;(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诉讼,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被依法撤销或者宣告无效;(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调查,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十二)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事项。”之规定,国创能源公司与青海中金签订《股权转让有关事宜协议书》并付款及与深圳旭莱签订《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并付款的行为属于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及公司订立重要合同,可能对公司的资产、负债、权益和经营成果产生重要影响的范畴。一方面,国创能源公司未按规定披露的事件属于法律规定的重大事件。另一方面,从虚假陈述行为更正后的市场反应来看,其股价小幅上涨,亦表明该信息对投资者的投资决定存在影响,具有重大性。

  再次,国创能源公司虚假陈述行为的实施与朱阁强的投资决定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一方面,影响投资者作出股票投资决定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仅是其中一种因素。股票作为一种有价证券,除具有流动性的特征之外,还具有风险性、波动性的特征。股票的特征决定了投资股票既是一种收益率颇高的投资方式,又是一种高风险的投资方式。作为投资者,不仅要面临外部客观因素所带来的风险,还要面对自身主观决定因素所造成的风险。影响投资者投资决定的主要相关因素有:国家宏观经济状况的变化,国家经济、金融政策的变化,银行利率的影响,通货膨胀,投机操作行为,上市公司本身的声誉、经营状况、股利政策、预期发展前景以及投资者的心理因素和判断等。另一方面,从朱阁强买入股票的时间与本案虚假陈述行为的实施日和更正日来分析,国创能源公司虚假陈述行为的实施日为2007510日及20071126日,更正日为2008430日,而朱阁强买入该公司股票的时间为2008129日和2008610日。可以看出,在国创能源公司未按规定披露信息的情况下,朱阁强买入该公司的股票,在国创能源公司公告了未及时披露的信息以后,朱阁强仍然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由此可见,国创能源公司未及时披露信息的行为客观上没有影响朱阁强的投资决定,亦不会使朱阁强产生投资其股票的信赖利益。朱阁强的投资交易并不是由国创能源公司未及时披露信息的行为所决定的。还有,从本案虚假陈述行为的特点及其对股票交易价格的影响来分析,虽然国创能源公司存在未及时披露信息的违法行为,但其行为并非采取浮夸、利好的方式公布信息,从而引诱投资人作出积极投资的决定,而是延迟披露重大信息。在其延迟公告未及时披露所涉事件后,其股价小幅上涨,没有发生巨幅震荡。而其另两次正当公告受让青岛海协股权及与中铁十八局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内容与其未及时披露的信息内容基本一致,但其股价在这两次公告的前后数日持续小幅上涨,并未引起股价下跌。

  通过上述分析,国创能源公司虽然存在证券虚假陈述行为且其虚假陈述行为具有重大性,但朱阁强在不知道国创能源公司存在虚假陈述行为的情况下买入该公司股票,并在国创能源公司更正虚假陈述行为后亦买入该公司股票,其投资决定未受虚假陈述行为的影响。国创能源公司虚假陈述与朱阁强交易决定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综上,如果上市公司披露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使投资者被该信息误导,并在此基础上作出错误的判断,而这种错误的判断导致投资者在不适当的时候或者以不适当的价格买进或者卖出证券,从而在证券交易中遭受损失的,上市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由于朱阁强买卖国创能源公司股票的交易决定与国创能源公司虚假陈述行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虚假陈述侵权赔偿构成要件中的交易因果关系不成立,故朱阁强投资股票的损失不应由国创能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一审判决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不当,予以纠正,但判决主文正确,应予维持。

 

 

编写人:游小兰

单位: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一篇】  陈雪贪污案
【下一篇】  大有风机公司与鼓风机厂破产清算组等承租人优先购买权纠纷再审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