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案例

刘军与天方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

作者: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5-09-09 18:48:56    来源:本站          

【主题词】民间借贷 现金交付

     【裁判要点】根据法律规定,民间借贷合同属实践性合同,须以借款的实际交付为合同的生效要件。在民间借贷案件审理过程中,对现金交付的借贷,要根据交付凭证、支付能力、交易习惯、借贷金额的大小、当事人间关系以及当事人陈述的交易细节经过等因素综合判断。

 

    基本案情

  原告刘军诉称,双方于200639日签订《借款协议》,约定由原告分期借给被告人民币l20万元,期限为3个月,利息为银行贷款利息的四倍。合同签订后原告分三次支付给被告l20万元,因经营需要被告又陆续向原告借款人民币130余万元,并约定利息按双方签订的协议执行。借款期限满后,被告分文未还,尚欠原告本金250余万元及利息,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欠款及利息。被告天方公司辩称双方无借款关系,借款协议是对方伪造的,要求驳回原告诉请。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39日,天方公司为甲方、刘军为乙方,签订《借款协议》,约定:甲方向乙方借款120万元。借款方式:1、乙方以现金的形式分期支付给甲方,甲方收款后须向乙方提供合法的收款凭据。2、付款期限:三个月,即2006312日至611日。3、利息参照国家银行贷款利息的4倍计算。4、抵押方式:甲方将属个人的天方公司股份及个人全部资产及在农村合作银行的100万股权作为借款抵押。合同签订后,刘军向天方公司支付了相应借款,并提供了17张《收款收据》佐证,《收款收据》均加盖“天方公司财务专用章”。双方对实际收到的款项存在争议。经二审确认,双方没有争议的借款为715207.85元,有争议的款项为185万元。争议款项对应的《收款收据》,编号为40554056405740584059,在2006312日至318日期间出具,数额分别为50万、30万、40万、30万、35万元,均为时任天方公司董事长张家祥的儿子张毅开具,均无天方公司财务人员签字,均加盖“天方公司财务专用章”。无争议款项对应的《收款收据》,编号为404640474048404940504052546216413681546154366868,为2006714日至1020日期间分12笔开具,金额从3万元到15万元不等,其中,编号为164136814047404840494050六张收据无天方公司财务人员签字,编号为164140474049三张收据为张毅单独开具。刘军向天方公司支付了相应款项后,参与了天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并派出刘英到天方公司担任会计,天方公司公章于20067月曾移交给刘英。200711日,天方公司为乙方与贵州国道公路工程有限公司为甲方签订《监管协议》,约定:甲方诉乙方拖欠工程款一案已进入执行程序,在乙方无力清偿所欠甲方债务的情况下,乙方生产经营活动由甲方进行监管。一、200711日起,乙方所有生产活动由甲方进行监管,期限暂定为两年。二、乙方接受监管期间,不得在未经甲方同意的情况下以任何方式增加公司负债。四、天方公司由国道公司监管,监管期间,天方公司的公司档案、财务资料、财务印鉴必须交国道公司保管。一、二审过程中,天方公司均未提交公司档案、财务资料、财务印鉴的移交证明。2008220日,天方公司向刘军出具了一份手写《承诺书》,载明:所欠原告借款本金250余万元及利息,至今未归还,现承诺于20081230日前还清欠款及利息,利息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的四倍计算。《承诺书》加盖天方公司印章。一审中,天方公司申请对《借款协议》、《承诺书》上加盖的印章进行鉴定,经一审法院依法委托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该中心出具贵警院司法鉴定中心(2011)文检鉴字第23号《鉴定意见书》,结论为:《承诺书》及《借款协议》上被告公章与被告提交的公章印文是同一枚印章所盖。一、二审过程中,经当事人申请和法院传唤,相关证人出庭作证,但证人间的证言存在较大冲突,从证人证言无法判断真实案情。

  裁判结果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1212日作出(2012)筑民初字第84号民事判决,判决天方公司偿还刘军借款本金250余万元及相应利息。宣判后,天方公司提出上诉。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3621日以相同的事实和理由作出(2013)黔高民终字第14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两审法院认为:双方系借款合同关系,实际交付的借款数额为250余万元。首先,双方系借款合同关系。民间借贷合同属于实践性合同,款项的实际交付系此类合同的生效要件。本案中,双方签订了《借款协议》,对权利义务进行了明确约定,且约定内容没有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该合同经鉴定为双方签章,真实有效。天方公司认为该合同系伪造,但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同时,双方签订《借款协议》后,刘军向天方公司实际交付了相应款项,双方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确认公民与企业之间借贷行为效力问题的批复〉》“公民与非金融企业之间的借贷属于民间借贷。只要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即可认定有效”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的规定,双方借款合同已生效,双方系借款合同关系,均应依约履行权利义务。

  其次,实际交付的借款数额为250余万元。第一,刘军提供了充分证据证明双方发生借款的事实。刘军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了《借款协议》1份、《收款收据》17张、《承诺书》1份,这些证据载明的内容相互印证。同时,天方公司出具的《承诺书》还对借款数额和利息的计付方式等进行了明确。以上证据均证明双方实际发生250余万元借款的事实。第二,交付方式符合双方交易习惯。1、大额现金交付是否符合交易习惯的问题。本案中,双方没有争议的借款为715207.85元,对应12张《收款收据》,金额从3万元到15万元不等。从前述《收款收据》来看,双方之间确实多次发生过大额现金往来,双方有大额现金交付的习惯。2、张毅个人开具收据、无财务人员签字的问题。本案中,双方没有争议的编号为368116416张《收款收据》,均没有财务人员签字,且部分《收款收据》为张毅个人开具。前述《收款收据》可以看出,双方交付的借款确实存在多次由张毅个人开具、没有财务人员经手的情况。因此,争议款项的交付方式符合双方交易习惯。第三,天方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本案中,天方公司对刘军提供的《借款协议》、《收款收据》、《承诺书》等证据提出异议,并提供了相关证据和证人证言,但并不能证明其主张。

  第三,天方公司反驳刘军的主张,但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1、天方公司诉称刘军曾控制过公司印章,不排除私盖印章的可能。经查,刘军的员工刘英到天方公司担任会计并控制过公司印章,刘英是以天方公司会计的身份控制印章。但这只能证明有私盖印章之可能,天方公司并无相应证据证明有私盖印章行为存在。2、天方公司诉称《承诺书》签订时其公司印章在国道公司手里。经查,天方公司并未提供其将印章实际交付国道公司保管的证据。3、天方公司诉称《借款协议》、《收款收据》、《承诺书》是伪造的。经查,前述证据业经鉴定,真实无误,天方公司亦未提供刘军伪造前述证据的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对天方公司的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两审法院均判决支持了刘军关于判令天方公司支付借款本金250余万元及相应利息的诉讼请求。

 

编写人:何陆坤

单位: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一篇】  镇远聚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诉易冬云、佘丽君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