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研究

股东与企业集资借款关系的认定

作者: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5-03-11 16:28:18    来源:清镇市人民法院         

 股东与企业集资借款关系的认定

——章国斌诉兰花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

股东并未向企业实际提供借款,对于企业出具与股东的借条是否认定借款关系,应当对款项来源进行查明,根据款项的性质作出裁判,若股东依法不应获得该款项,其要求企业支付借款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案情

兰花公司成立于2003318日,登记股东有章国斌等10人,按公司股东相关约定章国斌占股2股。章国斌除为兰花公司股东外,同时亦为该公司副总经理。2004124日,兰花公司股东召开股东会议,决定兰花公司股东2003年度工资为每股20万元,同时决定由于公司资金紧张,待公司资金周转正常时适时发放。章国斌持有日期为200511日的收据一张,收据加盖有“贵州兰花水泥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交款单位为章国斌,款项内容为集资款,金额为40万元,摘要处注明为20032004年股东工资。之后兰花公司多次股东会决定分红以及涉及集资款利息时,对该款项均未涉及。2010年,章国斌将持有的股权以及其他集资借款整体转让与其他股东亦未对该款予以明确,后章国斌向兰花公司索要该40万元未果遂诉至法院,要求判决兰花公司返还其集资借款40万元及从2005年起至付清之日止的利息。

 

裁判

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章国斌并未直接向兰花公司交纳40万元的集资借款,其诉称该40万元来源于其2003年、2004年的工资,章国斌当时系兰花公司股东,兰花公司股东会决定股东2003年工资为每股20万元,从决议的内容来看,受益对象为股东,金额大小与股东出资的多少直接关联,虽名为工资,但工资表现为劳动所得的报酬,章国斌所诉并不具有劳动报酬的性质,应认定为出资分红性质,章国斌主张兰花公司支付其股东工资转换的集资借款,因其所举证据不能证明兰花公司应付其2003年、2004年劳动所得的工资40万元的事实,其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要求兰花公司支付工资转换的集资借款40万元及利息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一审宣判后,章国斌不服提起上诉,20141212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中,章国斌持有兰花公司出具的集资借条,但对其请求是否应当予以支持,得首先40万元的性质作出认定。首先,章国斌并未实际向兰花公司提供借款,亦即该40万元并非其本人所出,按一般的借款法律关系,其请求不应得到支持。其次,虽然章国斌并未实际向兰花公司提供该款,但若按相关法律规定,兰花公司当时应支付章国斌40万元,该40万元转换成集资借款,兰花公司依法应当承担给付责任。那么该40万元兰花公司是否应予支付?章国斌系兰花公司股东,同时亦是兰花公司副总经理,书证记载该40万元为股东工资,但该40万元可能有以下几种理解:

一、支付给股东的工资。本案中,章国斌起诉主张的即是股东工资性质,但从我国法律规定来看,工资是指用人单位对员工的劳动所支付的报酬,而股东指的是股份公司有限责任公司中持有股份的人,单纯从其身份性质来看,持有股份并不具有劳动因素,亦即股东不能以股东的身份主张持股单位支付其劳动报酬,若其同时亦向该单位提供劳动的则另当别论,故章国斌以这40万元属于工资性质转换的借款主张兰花公司向其支付,于法无据。

二、公司给股东的分红。章国斌起诉提供的依据除40万元的借条,另外提供了兰花公司2003年的股东会决议,该决议载明,兰花公司股东2003年度工资为每股20万元,公司股东依法不应享有工资,该20万元的确定标准与股东的出资挂钩,并不表现为与劳动报酬挂钩,故应理解为公司分红性质,在审理中,因章国斌主张为工资性质,一审法院在认定该款具有分红性质后,书面告知章国斌可以变更诉讼请求,即从分红方面举证证明兰花公司该年度应当支付其分红款项40万元,但章国斌并未变更诉讼请求并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实际上兰花公司的该份股东会决议并未叙明该公司当时已赢利,相反叙明由于公司资金紧张,待公司资金周转正常时适时发放,表明该公司当时并未处于赢利状态,我国公司法规定,在公司弥补亏损和提取法定公积金之前向股东分配利润的,股东必须将违反规定分配的利润退还公司,即公司要有利润才能分红,否则会导致公司资本减少,损害公司的责任承担能力,影响交易安全,为法律所禁止。

三、既是股东又兼具公司职工的特殊身份获得的劳动报酬。实践中,如果公司股东在公司工作,既可依出资获得股东的相关权益,亦可因提供劳动获得劳动报酬。本案中,章国斌实际上亦是兰花公司职工,但章国斌并未依劳动法的相关规定主张该款项为提供劳动应得的劳动报酬转换的借款。

本案中,章国斌主张为集资借款,从证据来看,其并未实际向兰花公司提供借款,如果该40万元为兰花公司应当支付其的款项,而转为了公司的集资借款,则兰花公司应当负责偿还,从审理查明的事实来看,既不存在股东工资,依法亦不属于应得的分红,又不属于劳动报酬所得,章国斌不能举证证明该40万元为兰花公司应当向其支付的款项而转换的集资借款,故兰花公司没有偿还义务,其诉讼请求依法应予以驳回。

应当指出,实践中公司没有确定盈利的情况下股东从公司获取利益的情况或许存在,但这种行为属于违法行为。公司法规定,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在公司没有利润的情况下,以股份为依据从公司获取利益,变相抽逃出资,为法律所禁止,既损害了公司的独立性,又有违公司资本充足率的一般原则,影响公司的独立责任承担能力,侵犯社会公共利益,在审判过程中发现此情况,人民法院应当从维护社会公益利益的角度出发,依法予以处理。

本案案号:2014)清民初字第453号,2014)筑民二(商)终字第656

 

 

 

【上一篇】  人民法院生效行政判决对行政机关行政行为的法律拘束力
【下一篇】  对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应作宽泛理解——贵州高院判决德信电器行诉黔西县政府等行政复议决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