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报道

周筱赟诉毕节市人民政府、贵州省人民政府信息公开七案

作者: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6-11-08 16:22:21    来源:本站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依法判决驳回周筱的诉讼请求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6630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筱赟不服毕节市人民政府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及贵州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行为七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周筱赟的诉讼请求。周筱赟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117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5722日,周筱赟通过邮政速递(EMS)向毕节市人民政府提出八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请求公开涉及毕节市留守儿童关爱专项救助资金的项目数量、立项、验收、审计等情况的政府信息。周筱赟对毕节市人民政府2015812日作出的公开答复及贵州省人民政府2015127日作出的复议决定不服,认为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遂于2016112日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毕节市人民政府作出的七份公开答复,撤销贵州省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判令毕节市人民政府对原告申请公开的事项予以公开。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3条规定,除行政机关依法应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的特殊需要,向行政机关申请获取政府信息。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毕节市人民政府、贵州省人民政府是本案适格被告。依照《贵州省政府信息公开暂行规定》第7、第25条规定,行政机关向申请人提供的政府信息应当是现有而不需要行政机关收集、汇总、加工或者重新制作的信息。本案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中涉及留守儿童关爱资金的建设项目并非完全由毕节市人民政府负责具体实施。针对这批项目的具体名称、来源、项目计划完成时间、项目实施单位(个人)等情况,亦非完全由毕节市人民政府掌握和知悉,故毕节市人民政府在其所掌握的政府信息范围内答复原告并无不当;毕节市人民政府的答复虽均系概括性内容,但能够满足原告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中载明的“想知道”政府信息的申请需要;毕节市人民政府在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中均明确告知原告“如有疑问,可到我市实地了解”,并告知联系方式,尽到了必要的告知义务,且被告毕节市人民政府在本案诉讼中又向周筱送达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补充答复书》,进一步详细告知其涉及留守儿童关爱资金的项目具体名称、具体实施单位和联系电话,使原告对其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公开程度保证了原告的知情权。周筱赟在法庭上也认可签收了该补充答复书。综上,被告毕节市人民政府作出的七项信息公开答复,无论在答复范围,还是程度及方式上均已满足原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需要,行政行为符合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相关规定。被告贵州省人民政府经审查后作出的维持毕节市人民政府所作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的七项复议决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据此,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一审宣判后,周筱赟不服,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遂上诉至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七案。2016927日,上诉人周筱赟以邮政速递(EMS)方式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三组证据。同年1031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就上诉人周筱赟提交的该三组证据组织各方当事人依法进行了质证。质证过程中,各方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证明力等问题充分发表了意见。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第十七条,以及《贵州省政府信息公开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二款、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该信息应当是现存的,无需行政机关根据申请人的申请进行额外的汇总、加工或者重新制作,且政府信息公开依循“谁制作、谁保存、谁公开”的原则。七案中涉及的“留守儿童关爱资金”项目并非完全由被上诉人毕节市政府负责具体实施,该项目的具体名称、来源、项目计划完成时间、项目实施单位(个人)、立项情况、项目实施进度、验收报告、资金使用财政预决算报告等信息亦非完全由毕节市政府制作、掌握、知悉和保存,故毕节市政府在其所掌握的政府信息范围内答复上诉人周筱赟并无不妥。且被上诉人毕节市政府在该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中进一步明确告知上诉人“如有疑问,可到我市实地了解”,并告知实地了解的联系部门、地址与方式,已经履行了必要的告知义务,其答复已能够满足上诉人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中载明的“想知道”政府信息的申请需要。另,被上诉人毕节市政府在一审诉讼过程中向上诉人周筱赟送达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补充答复书》,进一步详细告知其涉案项目的实施情况、立项情况、验收情况等及相应的具体实施部门和联系电话。虽该补充答复所附“附件一:‘留守儿童关爱资金’项目情况统计表”存在页码部分缺失的瑕疵,但上诉人可通过与补充答复中一并告知的相应具体实施单位和联系电话去获取相关的政府信息,即该页码部分缺失的瑕疵行为对上诉人周筱赟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知情权并未产生实质性影响。被上诉人毕节市政府在涉案的留守儿童关爱资金项目并非完全由其负责具体实施,相应政府信息亦非完全由其制作和保存的情况下,其答复的公开程度已经保证了上诉人的知情权,亦满足了上诉人提起本案给付之诉的诉讼目的。故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周筱赟要求“撤销被上诉人毕节市政府作出的《毕节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毕府办公开复函[2015]3号),并判令毕节市政府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对其申请公开的事项予以公开”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妥。被上诉人省政府收到周筱赟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后,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向上诉人和毕节市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并向毕节市政府发送《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毕节市政府亦在法定期限内依法提交了《行政复议答复书》以及作出行政行为的相关证据。省政府审查后作出维持毕节市人民政府所作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的七项复议决定的行政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第二款和第三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该行政复议程序合法,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周筱赟要求“撤销被上诉人省政府作出的《贵州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黔府行复决字[2015]30号)”的诉讼请求亦并无不妥。关于上诉人周筱赟提出一审判决以补充答复未经质证即作为定案依据,审判程序违法的主张,因政府信息公开行为属于事实行为,一审庭审过程中周筱赟已经当庭认可收到毕节市人民作出的政府信息补充答复书,对于该补充答复事实,上诉人周筱赟已承认其真实存在,一审判决据此认定被上诉人毕节市政府的答复行为进一步满足了上诉人的政府信息需求,并无不当。上诉人周筱赟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不予支持。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据此,依法作出维持判决。

 


【上一篇】  提供虚假保全担保 拒不履行协助义务
【下一篇】  龙里法院成功调解涉136名农民工工资系列案